易千鲤

幸会,这里易千鲤。
全职/盗笔/龙族.
梦间集/阴阳师/恋与制作人
镇魂/SCI谜案集
主bg,也吃bl
喜欢开车但又懒得写,经常诚意撒糖不发刀
我是可爱的小姑娘,刘宏锦是可爱。

When I fall in love

新坑。今天可能还会更新《剑冢日常》,悄悄地说《My Dear》快要开车了_(:з」∠)_
许墨乙女向,第一人称预警。非墨悠,私设女主为BS组织一员。ooc有,文笔辣鸡,私设如山
以下为意识流片段,瞎jb写系列






当我回到组织时,我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变了。尽管组织内仍是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我仍发现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但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个替组织卖命的,管好我自己就成。

只是,Ares似乎不见了。
我蹙了蹙眉,摸出手机,熟练地摁下一串号码,打了过去。片刻后那边接通了,对方似乎在一个很吵闹的环境了。我猜他又在撩妹子,于是语气不善地开口:“还在外面泡妹子?Ares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那边吵闹声小一些了,他停顿了一下才开口,语气有些戏谑:“他去哪儿了和你似乎没关系吧?就那么关心人家?”
“少废话。”我单手插兜,靠在墙上,心里总有些不安,“我不在的时候,组织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这些事儿……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我不希望你冒险。尽管你是组织高层之一,但目前来说,你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最好他们不要盯上你……”他说到这儿时有些咬牙切齿,很快又收敛了情绪,“不过你迟早是要见到他的,所以有些事我还是有必要和你说一下。Ares为了他的小姑娘,自己戳瞎了右眼。”






……什么?
戳瞎了……右眼?
我的心脏似乎停跳了一下,整个世界成了灰白色。过了一会儿,我才缓过来,慢慢开口:“为了他要接近的那个任务目标?”
“现在已经是我们Ares护着的女人了。”他的语气里有些嘲讽,“不过见他为女人动真格,真难得。”






全身似乎都失去了力气,我从墙上滑下,跌坐在地上,紧紧地攥着手机。对面还在唠叨个不停,可我听不清他的声音。我垂下眼帘,手指慢慢移动到挂断键上,轻轻点了下去。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到了现在我到底算什么呢?在他的世界里只是普通人罢了……甚至可以说是个过客,又或许,什么都算不上。他的狠辣和决绝都留给了我们,唯独把剩余的一点温柔尽数给了那个小姑娘。

我曾远远地见过她一面。不得不承认,小姑娘虽然不是绝美,但独有自己的气质,也难怪Ares会喜欢上她。
像我这种沉默寡言又喜欢把自己裹成一身黑的女孩子怕是不多,又一头栽进了Ares的美貌,这辈子可能都嫁不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以前我也曾试想过把那小姑娘解决了我的漫漫情路是不是就会畅通无阻,但我后来悲哀地发现,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我为他挡了八百发子弹他也只会轻飘飘对我说声“谢谢”,仅此而已,再无其它。






这天晚上我难得地失眠了,瘫在沙发上,抱着一袋黄瓜味的薯片,死鱼眼瞪着电视机前的小猪佩奇,根本提不起兴趣。我想了想,忍痛打了个远洋电话,call给了我远在千里之外的某王姓电竞队长的媳妇刘宏锦。彼时苏黎世似乎还在早上,她和她的王姓老公正在蹦迪。接到我的电话,她来了句:“感情的问题自己解决,我相信你可以的”然后果断挂掉了我的电话,独留我一个人和我家鱼缸里的锦鲤大眼瞪小眼。
人生可真是艰难苦恨繁霜鬓。我长叹一声,关掉电视,随手扯了条毯子就在沙发上睡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我条件反射闭着眼睛起身跳下沙发伸手关掉闹钟,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然后又闭着眼睛躺在了沙发上。就在我又要陷入沉睡时,我的鼻子嗅到了一丝不属于我家的气息。
而且那气息我再熟悉不过,是Ares的。






于是我再次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强忍睡意睁大我的眼睛,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人扑入我的视野。吓得我反手从沙发枕下抽出手枪,差点扣动了扳机。还好我脑子比较清醒,认清了眼前腿长腰细的男人是Ares。于是我冷静下来,把枪塞了回去,问道:“有事?”又发觉一个男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闯入我家,不合情理,我家的安保措施也不至于差到此等地步,连个人进来都没察觉。又转念一想,毕竟他是Ares,这样一来似乎一切都能解释通。于是我又释然了,补了一句:“下次来我家记得敲门。”
闻言Ares似乎被逗笑了,他微微上扬了一下嘴角,笑吟吟地看着我:“你睡得太沉了,看你的样子,任务应该挺重的。就没忍心吵醒你。”

这就是你擅自闯入我家的理由?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脸上仍是面无表情:“谢谢你的好意。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他双手插兜站在那儿,略略歪头,显得几分无辜。






-tbc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