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千鲤

幸会,这里易千鲤。
全职/盗笔/龙族.
梦间集/阴阳师/恋与制作人
镇魂/SCI谜案集
主bg,也吃bl
喜欢开车但又懒得写,经常诚意撒糖不发刀
我是可爱的小姑娘,刘宏锦是可爱。

凭实力单身

大概是直男小哥哥们(。)算是土味情话大型翻车现场的后续(?)
今天的我也在写沙雕文
这次换成你翻车啦







天罡

上元,映着万家灯火。你怀揣一腔孤勇拽了拽天罡的袖子,他有些疑惑地回头,你鼓起勇气,委婉含蓄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耀眼的光。”
听罢,天罡耳尖微红:“其实……”
你心跳蓦地加快。
“其实……你也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紫薇软剑

你赖在他的怀里,突发奇想地拽了拽他的小辫子,示意他低头看你。
紫薇软剑正在看书,看见你的小动作,有些不明所以地放下书。就听见你跟他撒娇:“不想撞南墙,只想撞进先生的心房。”
闻言,紫薇软剑眉毛一挑,你硬是从里面看出一丝嘲讽。还没等你捂住他的嘴巴,就听他问道:“胸口碎大石?”




“还生气?”
“哼。”
紫薇软剑叹了口气,拉着你的胳膊轻柔地把你拽入他的怀里:“乖,不生气了。想撞就撞吧,左心房还是右心房?”







青莲

你难得正经地看着他,伸出三根手指道:“浮生三世,你、你 、你。”
青莲难得愣住了,脸上表情忽的严肃了起来。
你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甜心,你是不是有点口吃?”他蹙着眉,担忧地问道。







玄铁

“玄铁玄铁,可以去你家蹭饭吗?”你抬起头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
自从上次玄铁给你做了顿饭,你似乎挖掘到了他不为人知的属性――想不到他做饭这么好吃!
不愧是我喜欢的男人,你美滋滋地想着。
玄铁爽朗一笑:“可以啊,记得带个盆给你自己用。”




“哎哟我的小祖宗,我就开个玩笑,不生气了好不好?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给你做。”
“呵。”
“不生气了好不好?家里做饭刚好缺点糖,你把你自己带来就好。”








-end

国庆回来啦,打算更一下文x我们国庆只放四天,然后下一次拿到我手机估计就是寒假了orz谢谢小可爱们还在呀,笔芯。

初三狗长弧一年,节假日回来更新
小可爱们照顾好自己,保重
等我回来

土味情话大型翻车现场

大概是小哥哥们都想撩你结果翻车了的故事(。
这可能是我写得最沙雕的一篇文
ooc有,注意避雷






圣火令♡
“我想问一条路,我的小花猫。”眼前的人眉眼皆是深情,带着笑意握住了你的手,一下又一下的摩挲着。
“什么路?”你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到你心里的路。”他深情款款地说道。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来?”你挑眉。






秋水剑♡
“东风夜放花千树。”
看完灯会已是夜半时分,他牵着你的手,忽然念了这么一句,笑意盈盈地看着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
“更吹落,星如雨?”你下意识接道。
“不,是‘我想去你家里住’。”他伸手点了点你的额头,一双水眸直勾勾地看着你。
你思考一会儿,回答:“万水千山总是情,你问我哥行不行。”





天罡剑
眼前的少年满脸通红,手紧张地攥紧自己的衣角。见你疑惑地打量他,他的神情更加紧张,结结巴巴地开口:“大、大年三十的鞭炮再想,也没有我、我想你那么响。”
你沉默一瞬,道:“海水再咸,也没有我嫌弃你那么嫌。”






可能还会有续集?
我也不知道






-end

当喻队给你讲题时

喻文州x你
诚意甜饼
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写鱼鱼了emn






这个周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要出差学习,英语老师和物理老师因生病齐齐请假,数学老师忙着照顾她家小女儿,化学老师不知为何也时常掉线。所以这个周的自习就如同魔术师手里的扑克牌,多得用不完啊。

这节数学晚自习你早已没了心思,单手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转着笔,眼神晃晃悠悠不知飘向何处。左手下的练习册可见几笔潦草的字迹。
完全心不在焉嘛。





以至于什么时候喻文州和你同桌换了个位置你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温柔的声音飘进你的耳朵。
“撅着晚自习真长。”你下意识回答,却突然意识到这个声音的不对劲——你同桌那个直男糙汉怎么会有这样温柔的声线?果不其然,喻文州盛着笑意的眼睛落进了你的眼里。

“晚自习真长?”他弯了弯眼,重复了这几个字,笑得意味深长。
要知道,喻文州可是数学课代表啊。你一怂,立刻转移话题,笔尖指向练习册上的一道题:“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希望晚自习能长一点。”

“哦——是这样吗?”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扫了一眼题目,眼底笑意加深:“这道题确实挺难的,我来教你吧。”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非疑问句,以至于他开始讲题时我脑子仍是懵的。





但总不能辜负了喻文州的一腔好意吧,我这么想着,装出了一副听懂了的样子,眼睛却盯着他的侧脸。
真好看呀。
恍恍惚惚中我看见喻文州抬起头问我:“听懂了吗?”
我只顾着对他傻笑。





我看见喻文州叹了口气,眉眼里有几分无奈,他从我手中抽出笔:“跟你没办法着急,也没办法生气。”
“来,我再讲一遍。”
“这一次,可要认真听呀。”






-end

与共

李泽言x你
刚吃完玻璃渣的我来发个诚意甜饼
不知道为啥老福特老实说我有敏感字(。)只好发链接了orz链接在评论里

盛夏

巍澜,楚郭,第一人称,第三人视角。
校园设定,有私设,OOC有
题目乱取系列
好久没写bl的我要开始提笔写了,紧脏.jpg
大概有我跟我cp的戏份(小声






Part 1
阳光毫不吝啬地大把撒下,挤过树叶的缝隙和窗户零零碎碎地在身上勾勒一层金边,蝉还在窗外没完没了地鸣叫。我抱着书本,头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握在手中的铅笔稍稍一松,在草稿纸上划过一个浅浅的弧度。
这节是老班的课,不知怎的后半段时间就变成了她滔滔不绝的长篇训话。我没忍住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趁着老班没注意,我悄悄往后倾了倾身子,小声问:“喂,赵大班长……还有几分钟下课啊。”
“快了,十分钟。再忍忍就过去了。”赵云澜漫不经心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有一股奇异的安抚力量。我点了点头,困意呼啦啦的就没了。





我就读于龙城大学附属中学,刚开学时幸运地被分到了高一(6)班——要知道,整个附属中学的两位校草都在我们班。一位就是坐在我身后的班长赵云澜,另一位则是和赵云澜颇为亲密的语文课代表兼生物课代表沈巍同学。

和他们熟起来完全就是机缘巧合。一开始我和赵云澜做同桌,我本来是一个慢热的人,刚和他坐一起时我还心想可能需要一两个星期才能混熟。结果没想到我刚一坐下,他就伸出一只手,浓眉微微上挑,眼睛漫不经心地溢出笑意:“同学你好,我赵云澜,多多指教。对了……要吃糖吗?”
“啊?啊……谢谢。”我眨了眨眼睛,没想到赵云澜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他从校服口袋里翻出一颗棒棒糖,递给我:“诺,阿尔卑斯草莓味,很好吃的。”

赵云澜手掌白净,纹路清晰。我愣愣地盯着那颗棒棒糖,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过:“作为回报……下一次给你带树莓饼干如何?”
“好啊。”赵云澜笑了笑,转头和坐在他后面校服里穿着白色T恤、有点娃娃脸的男孩聊了起来。我依稀听见他喊了那个男孩一声“大庆”。接着又听见他们说什么“祝红”“老楚”“小郭”之类的,像是在聊熟人。

大庆这名字听着真喜庆,这人或许是赵云澜的旧识吧,我心想着,毕竟都是龙城本地人,说不定是初中时认识的同学。刚刚他们提起的人估计也都是老熟人。
后来赵云澜把我介绍给了他们,我这才意识到这些人都是开学那天赵云澜和大庆口中说的人。渐渐地也就熟悉了起来,彼此间成了能嬉戏打闹的好友。
当时我低下头去翻找本子,抬头不经意间扫了赵云澜一眼,就看见他呆愣在那儿,瞳孔微缩。什么能让赵云澜震惊成这样?我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愣了。





赵云澜难道还认识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他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有几缕微微下垂,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眉眼澄澈,面容白净,像是小说里才有会的男主角。
这一眼真是惊为天人。我许多年后想起来初见他的一幕,总是咂咂嘴,心想这可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后来我才知道——这男孩子叫沈巍,和赵云澜是幼儿园兼小学同学。只可惜赵班长贵人多忘事,长到现在这么大把这事儿给忘了,压根儿不记得自己小时候还给过沈巍小朋友一颗棒棒糖,还告诉他说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面的。我最初问赵云澜他认不认识沈巍时,他还信誓旦旦地摇摇头,说只是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而已,并没有真的见过。





这直接导致在我们组织的毕业私人小聚会那天,沈巍毫不犹豫地亲了赵云澜,嘴对嘴的那一种。

我发誓,这绝对是沈巍同学人生中做过的最大胆的一件事。上大学后有一次我偶然遇到他们俩,赵云澜勾肩搭背,毫不在意笑嘻嘻地冲我打招呼。沈巍脸上却飞起两抹红霞,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推了推眼镜。





在我的记忆里沈巍一直都是安静内敛又成熟稳重的男孩子,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何种事情,他都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可偏偏每次在我们笑着调侃他的时候不自觉地红了耳朵,抿抿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所以他和赵云澜在一起后,我一直以为他应该是被压的那个。
结果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赵云澜居然才是被压的那个。这还是有一次和大庆聊天时,我无意中提了一下他们俩,半开玩笑地问道:“沈巍跟老赵在一起后,会不会经常性腰疼啊?”大庆当时在吃小鱼干,听我这么一说明显被噎到,连灌三口水才缓过来,瞪着眼睛看我:“你难道不知道?老赵才会经常性腰疼啊!沈巍可是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啪叽一声,我的华夫饼掉到了地上。





自称万年老攻攻德无量的赵云澜,居然还有被压的那一天?我难道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
大庆看我这目瞪口呆的样儿,啧啧摇头:“原来你不知道啊,看来你也被老赵的外表蒙骗了吧。我老早就看穿他的本质了,这种说自己攻的人——往往才是被压的。”
我深以为然。






-tbc

琐碎小事

齐眉x你
发个甜饼






你喜欢齐眉。

这是自那一天你抽到齐眉后你的第一想法,那时你看着他眉眼温润、捻着佛珠静静站在你面前,道一声:“我名齐眉。”
呀,就沦陷了。





把齐眉领回去后你对他格外伤心,什么事儿到你眼里都得往后排排,只有齐眉的事儿永远放在你的第一位。于是齐眉在你的关照下飞速满级,成了你的小队里勤勤恳恳的得力干将。

之前齐眉还没满级时,你还能借着给他提高修为和提高灵犀的名义去找找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天气、聊最近发生的事情、聊你在哪儿听过的笑话。你总是绞尽脑汁地找话题和他聊天,甚至不惜晚上点灯悄悄地多看看经书,心想就再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而齐眉每次总是微微抿唇,眼睛认真地看着你,偶尔漾出一抹笑意或是做做点评,你却从来没看出他对你有半分的意思。

现在呢,你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再去找他了。只好每天起早点经过他的住所停顿一会儿,期盼能与他“不期而遇。”
可你的愿望总是落空,你只好主动去找他。





你敲响了齐眉的门。他给你开门了,眉宇间带了一丝丝的诧异:“有事吗?”
“呃……今天天气真好。”你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打了个哈哈抬头看向天空,随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今天阴云密布,看上去过不久要下雨。
闻言齐眉也抬头看了看天空,嘴唇无奈地抿起:“嗯……是挺好的。”





你叹了口气,把齐眉推进院子里,自己也踏了进去,反手关上了门,一步一步把他逼至墙边,双手撑墙,挑眉:“连天气好这种小事也要马上分享给你,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意思应该非常清楚了吧。”
“嗯……”齐眉有些慌乱,眨了眨眼,脸上染了一抹薄薄的红晕,嘴角紧张地抿起,点了点头,又开口:“清楚了。”
你感觉齐眉的手环住了你的腰,把你往他怀里稍稍一带,就清楚地听见他的声音:“我……我也喜欢你。”






-end

惊!某知名电竞选手竟一夜卖掉六箱六个核桃,其背后原因究竟是……

梗来源于昨天我父上说六个核桃作假,我第一反应居然是那翔翔怎么办x
ooc有,注意避雷,欢乐向
食用愉快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黄少天在刷朋友圈的时候偶然看见他家亲戚转发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惊呆了!六个核桃制作背后竟然隐藏了这样的真相》
本着对孙翔的关爱,黄少天兴奋地点了进去,发现是一篇描述六个核桃造假的文章。
本着对孙翔的关爱,黄少天担忧(而不失开心)地退了出来,退之前还顺手把文章发给了叶修,噼里啪啦发过去一段话:“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快看啊,孙翔这货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他万一喝六个核桃喝傻了怎么办,老叶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拯救一下他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叶修正叼着烟和蓝溪阁的人抢BOSS,手机一响他看了一眼,发现是黄少天来的消息。
叶修一惊,烟差点掉了下来。他开始琢磨黄少天到底是从哪里知道他今晚要和蓝溪阁抢BOSS,他明明记得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万无一失,堪称完美。
算了,不管了。叶修关掉了手机,继续抢BOSS。

而另一边的黄少天见叶修迟迟不回话,郁闷不已。他于是又把这篇文章发给了周泽楷,并也噼里啪啦地发过去一段话:“周泽楷你还不管一管你们队里的孙翔!你看看他,再不管他他就要傻啦!虽然他傻了大家都很开心,但我觉得他还不能放弃治疗啊!你看着孙翔的眼睛你对他说!说他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而此时的周泽楷正拘谨地坐在王杰希喻文州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孙哲平孙翔苏沐橙楚云秀肖时钦当中,瑟瑟发抖。

今晚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本来是喻文州想着今晚要抢中草堂的BOSS,于是他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约他出来吃晚饭。结果王杰希想着今晚要抢霸气雄图的BOSS,就顺手给韩文清也打了电话。韩文清就顺理成章带着张新杰来了,张佳乐因为不想在霸图大食堂吃饭于是带着孙哲平也跟着来蹭饭。而刚好也不想在轮回大食堂吃饭的孙翔也跟着来蹭饭,在临走前顺手就带上了周泽楷。本来被叶修派去牵(jian)制(shi)喻文州的苏沐橙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于是也跟着来吃饭了,顺便请了楚云秀,楚云秀就拉上了肖时钦。
喻文州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向他走来,沉默了一瞬,转身让服务员定了个大包厢。





率先走来的王杰希对喻文州一点头,伸手道:“喻队,劳烦你了。”喻文州按捺下内心的火气,微笑伸手:“王队,倒是没想到你会有这种闲情逸致,带这么多人来吃饭。什么时候你还有食堂阿姨这一属性了?我可要回去好好研究。”
闻言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这浩荡的队伍,嘴唇无奈地抿起:“其实……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我只给韩队打了个电话,没想到韩队带了这么多人来。”
于是两人的目光投向韩文清。

站在一旁的韩文清站姿笔直,面无表情,眉如刀削,活生生一尊门神,进店的客人们无不神情肃穆、步伐加快。他正在和张新杰讨论王队约他们吃饭的真实目的,忽然感觉到有四道炽热的目光,他转过身去就看见喻文州和王杰希紧紧地盯着他。
韩文清忽然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哎呀,没想到韩队好雅兴,好气量,叫了这么多人一起来吃饭。”喻文州似笑非笑。“话可不能这么说,可能是韩队顺口就喊来了吧,不能怪他。”王杰希眼睛微眯。“是啊,只能说韩队侠肝义胆、古道热肠。来吃饭还顺便兼顾了门神一职,真是让人敬佩。”喻文州眉眼弯弯。“有道理。我也就只邀请了韩队一人来,韩队还如此热心拉了这么多人,真是让我自愧不如。”王杰希双手插兜。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韩文清先是看了看喻文州,后是瞧了瞧王杰希。前者皮笑肉不笑,后者左眼眯右眼睁,简直活生生的同人圈里典型操作。

但我们的韩队不会就此屈服!他从两人话里敏锐地捕捉到话里的关键词——喻文州和王杰希俩人以为这么多人是他拉来的。
“这些人不是我喊的,我只是顺便喊了新杰。”韩文清淡淡解释道。

妈的死给。喻文州和王杰希不约而同觉得自己被强行喂了一波狗粮。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张新杰。
此时的张新杰正盯着自己的表,心想还有十六分钟二十七秒的时间,再不吃饭就错过了最佳吃饭时间。

结果张新杰一抬头,就看见两位正主儿看着他,心思一转就猜到了两人的意图:“不是我,我只是顺手带了张佳乐,张佳乐顺便喊了孙哲平。不知道怎么回事孙翔就带着小周来了。剩余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大致了解情况的喻队再次微笑,十分无奈却拿他们没有办法,只好领着这堆人进了包厢。
刚坐下大家就开始飞快地打起心里的小算盘。喻文州微笑着给王杰希夹了一筷子水煮肉片,王杰希硬是扯出一个微笑道谢然后转头给韩文清夹了一筷子海鲜产品,韩文清脸一黑,仍是保持礼貌地道谢,然后给张新杰夹了一筷子小炒肉,孙哲平和张佳乐抢吃的抢得不亦乐乎筷子横飞,周泽楷中规中矩地夹菜安静如鸡地吃饭,一旁的孙翔也愉快加入了抢食大战,苏沐橙和楚云秀开始讨论到底是鸡肉卡路里高还是牛肉卡路里高。

而此时此刻刚接到黄少天消息的小周听到手机消息铃一响,如释重负,在这欢乐而又有些古怪的气氛中掏出手机,打开一看——得,黄少天的。
周泽楷在看和不看之间纠结了一瞬,还是选择看。





看完后,他毫不犹豫地点进了那篇文章,一脸严肃地开始看文章。看完文章后他眉头一皱,寻思着好歹也是自家战队的人,虽然平时傻是傻一些了,但也不能就让他给喝傻了。于是小周拍了拍坐在他旁边还在欢乐夺食的孙翔,严肃地开口:“孙翔,不喝六个核桃,会喝傻。”
正在和张佳乐抢最后一块鸡肉的孙翔一愣,手一抖,鸡肉就掉进了孙哲平碗里。

坐享其成的孙哲平一乐,毫不犹豫地塞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嚼一边问周泽楷:“啥?”
人小周还没开口,孙翔就炸了:“谁说喝六个核桃会傻的?胡说八道!”说完之后才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不是不是,我根本就不喝六个核桃好吗?你翔哥还用喝这东西?”

闻言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从孙翔那儿夺走一块肉卷:“哥们儿,别否认了,你喝六个核桃的事情全联盟都知道。”说完他还颇为同情地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我长这么大还喝AD钙呢,你六个核桃怕什么?你看大孙这么大了还在喝爽歪歪我都没说什么。”
正在围观孙翔爆炸的孙哲平突然就被张佳乐拖入了战局,差点被那块鸡肉噎死英勇就义:“咳咳咳咳啥?你就这么卖了我了?”
张佳乐递过去一杯橙汁解释:“没事大孙,好歹我们要安慰一下身为大龄儿童的孙翔是吧,不能让他感觉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要关爱智障儿童。”





“所以孙翔究竟是大龄儿童还是智障儿童?”张副队一推眼镜。
“都是啦,这个不冲突。”张佳乐满不在乎地一挥手。
在一旁的小周也安慰孙翔:“没事,能治。”
孙翔挫败地捂住自己的脸。





而终于抢完BOSS的叶修伸了个懒腰,这才拿起手机看黄少天给自己发的消息。看完后他扑哧一笑,发了条消息回去:“所以呢?你要代表联盟拯救一下孙翔?”
正在嘀咕两个人都不回自己消息的黄少天听到手机叮咚一声,顿时两眼放光扑了过去,看见叶修发的消息后噼里啪啦地回道:“那可不那可不,我是谁啊。见人有难定要相助啊怎么能放任孙翔继续当个可怜的智障儿童啊更何况现在六个核桃都有问题了我们更应该去救救孙翔救救孩子啊。老叶老叶我说要不我们两代表联盟救一下他?你发条消息然后我截图发到微博上去,你想好了再发啊可别乱发。”





那头的叶修沉思片刻,发了过去:“说好了啊,我就说一遍。”
“救救孙翔,救救孩子吧,给他买箱水溶C喝喝换换口味换换脑袋。”





黄少天迅速截图并在微博上艾特了孙翔。
然后正在受到围攻的孙翔听到了手机提示铃,如获大赦,连忙掏出手机点开微博,猛然发现自己的粉丝蹭蹭蹭往上涨,还有一条艾特他的消息。他点进去一看——是黄少天的那条。





接着,#孙翔喝水溶C换换脑袋#就上了热搜。
富有母爱精神的孙翔粉丝们慈祥地表示除了水溶C她们也会给孙翔买一些别的喝的多换换脑子的。

于是在往后的日子里,轮回俱乐部总是能收到来自孙翔粉丝各式各样的饮料。






-end

lof这个新出功能真是深得我心x
说一下最近更新的文章顺便征求一下小可爱们的意见ww
小破车的话大概是青莲车x1和归一车x1
归一车这个!要征求一下 @月夕君 这个小可爱的意见x有什么可以开车的梗大家也可以说说呀
以及想写all你,之前写的《剑冢日常》虽然本意也是想写all你但每次还是一个人orz所以征求一下大家意见要不要写修罗场啥的
还有巍澜的短篇,和酒吞童子中心向的一个梗x以及孙翔的一个梗x
还有刚刚一时冲昏头脑答应小姐姐的一篇紫薇软剑x你(……
可能会掉落恋与的小破车
也有可能掉落六爻棋的小破车
我会努力产粮的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