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千鲤

幸会,这里易千鲤。
全职/盗笔/龙族.
梦间集/阴阳师/恋与制作人
镇魂/SCI谜案集
主bg,也吃bl
喜欢开车但又懒得写,经常诚意撒糖不发刀
我是可爱的小姑娘,刘宏锦是可爱。

当你来姨妈时男友的反应

#因为我写不出来甜的了所以先更一个小段子冷静一下
#我真的很想填坑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但是我不会写甜的……我可能是一条废鱼
#小可爱们一起来玩耍捉虫呀

-
你窝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只感觉下腹传来一阵阵疼痛。勉强支撑起身子来,强撑着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希望能减少一些疼痛,但也只是徒劳。
不断有汗珠从你的脸上落下。你不是不想给喻文州打电话,谁不希望自己来月经的时候男友陪在自己身边?可是他今天好像很忙。
你攥紧了手机,滑动解锁后点进去了电话。熟练地输入了那一串你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手指将要摁下去的时候却停住了,最终还是收回了手,删除了那一串号码。
你知道荣耀在他心里的分量。
上次买回家的止痛片已经吃完了,现在出去买肯定不现实。你咬着牙从沙发上起来,那热度消失后你的小腹剧烈地疼痛起来,犹如一把刀子一点一点地捅进你的肚子。
吃力地走进厕所烧了一壶水。抬起头来无意间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脸色苍白得不像话,简直不像平日里那个大大咧咧的少女。你扶着墙走到房间内,从抽屉里拿出热水袋。明明已经是春天了,可是你却觉得像在冬日的冰窟里。
水烧开了,你将水倒入热水袋。由于太过于疲倦,一不小心烫到了自己的手指。滚烫的开水在你手上留下了鲜明的痕迹,你瞬间清醒了不少,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草草处理了一下伤口后你抱着热水袋蜷缩在床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放在床头,很快你就睡着了。

你是被吵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你发现一向对你温柔的喻文州此刻脸色阴沉得不像话。你登时被吓了一跳,睡意消散了一大半,绞尽脑汁地想着到底是哪里惹他不开心了。
喻文州看你脸色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他轻叹了一声,附身亲吻你的额头,语气里有委屈:“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啊……?”你迷茫地看着他,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不像话,估计是水喝少了的缘故。喻文州连忙将放在床头柜上的热水拿来,用勺子舀起一小勺,放在自己唇边小心翼翼地吹了吹,再喂到你的嘴边。
你顺从地张开嘴,温水入喉后你感觉好了不少。
“还有,这手是怎么弄的?我不在家你就这样对自己吗?”喻文州牵起了你那只被烫伤的左手,手指在上面轻柔地摩挲着,看向你的眼神却带着责备。
你只觉得委屈。
自己来姨妈了不但没人照顾,反而一睁开眼就被人责问,试问如果是你遇到了该是何等心情。你什么都没说,只是倔着扭开头,眼泪却控制不住掉了下来。
喻文州从你身后抱住了你,轻轻拍着你哄着:“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惹我们小仙女生气,不哭了好不好?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是我的不对,不要生气了,生气对自己不好……”
喻文州温柔而有力地掰过你,一个接一个的吻落在你眼泪划过的地方。他声音里带着歉意:“是我太心急了,不应该责问你的。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你,你知道吗?我当时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心里很怕,我怕你离我远去,更怕你身处危险之中。”
你抽泣声渐渐变得微弱,但还是抿着唇不理他。喻文州把你抱起,放在自己腿上,调整了好姿势圈着你,轻轻地按揉着你仍然疼痛的人小腹,将头放在你的肩膀上:“后来我就急急忙忙赶回来了,结果发现你呀还在睡觉。我想起来你今天应该是亲戚来了,所以很抱歉没能陪你。后来又发现你手指被烫伤了。那一瞬间真的有些生气——因为你可是我放在心尖上宠的宝宝,可是你居然不爱护好自己。你这样对待你自己,我会心疼的。”
你侧过头去看喻文州,他队服还未换下,头发也稍微有点凌乱。可他看向你的眼神却还是那样的饱含深情,一如既往。你伸手抱住了他,声音闷闷的:“真是败给你了,我也好喜欢你啊。”
你只知道荣耀在他心中分量很重。
可你不知道,你在他的心中分量也很重。

-end

本来想写“你在他的心中排名第一”,可是又怕被打脸什么的orz所以就没那么写qwq
可能是写了一个一点也不甜的小甜饼qaqqqqq
希望小仙女们食用愉快♡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