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千鲤

幸会,这里易千鲤。
全职/盗笔/龙族.
梦间集/阴阳师/恋与制作人
镇魂/SCI谜案集
主bg,也吃bl
喜欢开车但又懒得写,经常诚意撒糖不发刀
我是可爱的小姑娘,刘宏锦是可爱。

当喻队给你讲题时

喻文州x你
诚意甜饼
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写鱼鱼了emn






这个周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要出差学习,英语老师和物理老师因生病齐齐请假,数学老师忙着照顾她家小女儿,化学老师不知为何也时常掉线。所以这个周的自习就如同魔术师手里的扑克牌,多得用不完啊。

这节数学晚自习你早已没了心思,单手支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转着笔,眼神晃晃悠悠不知飘向何处。左手下的练习册可见几笔潦草的字迹。
完全心不在焉嘛。





以至于什么时候喻文州和你同桌换了个位置你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温柔的声音飘进你的耳朵。
“撅着晚自习真长。”你下意识回答,却突然意识到这个声音的不对劲——你同桌那个直男糙汉怎么会有这样温柔的声线?果不其然,喻文州盛着笑意的眼睛落进了你的眼里。

“晚自习真长?”他弯了弯眼,重复了这几个字,笑得意味深长。
要知道,喻文州可是数学课代表啊。你一怂,立刻转移话题,笔尖指向练习册上的一道题:“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希望晚自习能长一点。”

“哦——是这样吗?”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扫了一眼题目,眼底笑意加深:“这道题确实挺难的,我来教你吧。”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非疑问句,以至于他开始讲题时我脑子仍是懵的。





但总不能辜负了喻文州的一腔好意吧,我这么想着,装出了一副听懂了的样子,眼睛却盯着他的侧脸。
真好看呀。
恍恍惚惚中我看见喻文州抬起头问我:“听懂了吗?”
我只顾着对他傻笑。





我看见喻文州叹了口气,眉眼里有几分无奈,他从我手中抽出笔:“跟你没办法着急,也没办法生气。”
“来,我再讲一遍。”
“这一次,可要认真听呀。”






-end

评论

热度(15)